拍一部大陆青春片,要点是什么?专访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导演姚婷婷

 

拍一部大陆青春片,要点是什么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专访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导演姚婷婷

原文链接:http://107cine.com/stream/78688/


 

在这个青春片泛滥的年代,电影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带来一丝鲜活,这部电影处女作不论是票房还是口碑,你都不能给出差的评价。姚婷婷,白羊座80后美女导演,在谈到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这部电影时,导演说她想要做出属于内地的80后青春片。
拍一部大陆青春片,要点是什么?专访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导演姚婷婷
电影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改编自刘同同名小说,讲述了“好学生”林天娇和“学渣”高翔,从偏见到和解,再到互有好感的故事,它和其他青春片最大的不同就是选用了新人演员,这部电影除了演员白敬亭,其他演员全部都是第一次正式在摄影机前表演,导演姚婷婷也分享了她,如何去和这些新人演员沟通,怎么带动他们的表演,“年轻演员不能依靠他们的表演节奏,必须要通过调度设计、摄影、剪辑去调整他们的节奏才行”。在整个电影的风格设计、以及故事发展方向,还有作为年轻创作人如何与片方的关系处理,导演分享了她自己的想法,下面是她精彩的回答。

点击我,可以了解:网剧《匆匆那年》导演姚婷婷专访

拍一部大陆青春片,要点是什么?专访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导演姚婷婷

院线电影处女作,为什么要拍青春片?

网剧《匆匆那年》是有九夜茴的小说,拍摄时因为必须尊重原著,所以我们只能去加一些东西或者是改变一些情节,让它更符合我们想说的话。但从一个创作者的角度来讲,肯定更想去说自己想说的话,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它也是有原著的,但是我们在创作的这个故事,跟原著完全没有什么关系,这个故事只是在小说的主题之下,所以我们可以去说自己想说的话,表达自己想表达的青春故事,这是我想做这个事的一个动机。

我之前的片子都很少会拍青春爱情题材,在做《匆匆那年》网剧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契机,让我思考了“青春、爱情"这个问题,任何一个导演拍故事,都一定是包含他的经历和他的感同身受,所以拍《匆匆那年》时候我觉得可以植入很多很多我自己的回忆,尝试去做一部属于内地80后的青春片,这个电影是基于这样的理想在里面。后面接下来让我选择的话,我可能更想去尝试其他的类型,当然选择的前提也是真的有话想说。

拍网剧和拍院线电影的不同,以及如何和新演员沟通?

压力更大了,之前对电影一直怀有一种崇高的理想,所以在拍电影时会谨慎小心,我自己也反思过,这种小心会让我这一次在拍的角度上更紧了一些,也就是分享的东西可能会少一点。还有就是撕逼更多了,网剧70天拍了16集,电影这次是拍了86天,后期19天定剪,网剧演员除了小白(白敬亭)都有表演经验,而电影除了小白(白敬亭)其他演员都没有表演经验。所以在拍片现场,网剧可以过的平均条数是三四条,而电影平均是十三四条,也就是每一场戏、每一个镜头都会拍很多遍。

首先我是觉得青春片一定要生动自然,演员带给大家的一定是得很鲜活的,青涩跟成熟是非常不一样的,从他们眼神里传达的东西就能看得到,演员的选择不是为了谁红而选谁,这不是一个尊重故事跟尊重电影的初衷,还是得谁合适这个角色才是谁,这才是为内容负责或者说保护这个电影的方式,再一个我是一个做事特别投入的人,我做这一件事的话可能会把我所有的精力,都扑在这件事情上,我对演员要求也是这样的,我就觉得演员演戏,他去塑造这个角色,那在他的人生当中的这一段时光,他就得成为这个人,而不是来演个戏,演完戏就背包就走了,对他来说表演只是一个工作,我们之前也联系过一些明星,可能他们会提出来只有30天的时间,以及什么时候要参加什么活动,这和我的理念完全不一样,与其这样,不如找到一帮志同道合的人,有同样对电影的态度,为这个故事,为了电影本体去努力。
拍一部大陆青春片,要点是什么?专访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导演姚婷婷
年轻演员不能依靠他们的表演节奏,必须要通过调度设计、摄影、剪辑去调整他们的节奏才行。对于青春片来说,表演是第一重要的,表演远比摄影和美术等等其他方面更重要,因为青春片首先就是要有代入感,要让观众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在演员身上,如果演员表演有一点让观众出戏,可能观众就会不舒服。要采用所有的手段,去帮助演员的表演。比如说我在表达一个人物情绪变化的时候,演员可能没有办法完全演绎出这个变化,我就要通过剪辑的手段,去塑造这个变化。举个小例子,黄操诬陷高翔,高翔一个人很落寞的走了,然后林天骄推着车一路沉思,在旁边男二号说:“他爸爸犯的错,跟他有什么关系呀。”然后林天骄越想越觉得,刚才错怪他了,要回去找他,其实这场戏是要通过演员的表演来做这个转换跟变化的,所以演员的眼神和表情一定要传达出这种感觉,观众才能懂。因为这个地方是一个转折,所以镜头越简洁越好,我本来希望是一个长镜头下来,这样等她转变后,一下子切一个镜头,那她转身的力度就很大,当时那个镜头一共拍了40多遍,没有一整条是能很好完成这个镜头。剧组每天运转的周期压力很大,不能反复拍这个戏,所以得想别的办法,摄影师就建议说还是得切换角度,就中间切了一个她的背影,背影这种镜头会让观众延续对上一个镜头情绪的想象,然后我再接正面她的转身,这也是一种解法,也能完成这个地方的戏剧功能,只是不像我们开始设计的那样用更好的镜头方式呈现。

还有,新人演员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演在镜头里面会呈现出什么状态,可能我需要她表达的情绪是10分,在镜头里看她只给了我5分,可是在她心里可能已经到15分了,所以经常是需要不断给她加强表演的力道才行。但是新人演员一定有她的优势,她们天生带的那种没有被太多影视剧磨过的痕迹,带着很多天生自发的东西,这是特别宝贵的,在拍戏的时候我也会保护这种东西,但有些戏必须要有一些经验去弥补,就包括林天骄走近教室看星空,当时演员就没有感觉,那场戏也拍了很多遍,她总是达到不了那种感觉,为了她们的代入感,拍这场戏的时候,我一直跟她说,你就想象现在满屋子挂的都是你最喜欢的Hellokity,帮助她去置换这种情感。

关于电影的定位,以及定位之后如何实现

第一次我跟刘同见面的时候,达成一致是我们不是根据他的个人经历去改编这个故事,而是重新创作一个故事,这个也要感谢刘同对这件事情有包容的态度。第二点,我之前做过网剧《匆匆那年》,《匆匆》表现的气质是:现实中过的挺颓的,所以才回望一下青春。但是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我们更想表达的是:因为经历过那段日子,我们遇到了那些人和事,才让我们成为了更好的自己,它是一个正向的表达,不是一个刻意的怀旧。

我跟摄影指导操哥(周文操)已经合作四五部片子了,操哥他是懂故事的摄影,我的每一稿剧本都会先给他看,他会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感受,然后大家去讨论。我们一直都觉得,青春一定是非常美好的时光,纯粹、简单、干净,所以一开始我们在影像上定下的调子就是要清澈,但不是脱离实际的清澈,这是整个影像风格的统领。

我们先确立了林天骄跟高祥这两个人物,然后以作弊这个事作为他们相遇的开始。电影其实是说这个女生一路的成长和她自我价值的实现,但这个价值不是附庸在爱情上的自我价值。很多以女性为主角的青春片,定义的成功是收获爱情,但我觉得现在的女性一定得挖掘自己真正的价值,去追求自己的自由,这个才是正向和有意义的,而不是去附庸爱情或者说附庸一个男生,所以我们设计这个男生对这个女生是一个启发的状态,爱更有价值的是让彼此成为更好的人。

拍一部大陆青春片,要点是什么?专访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导演姚婷婷

关于选景,真实与美感的处理

在中国选景越来越难,现在的每一座城市发展都很相像,有特色的建筑在逐渐的消失,我们选景的时候就挺费劲的,因为这个戏发生在夏天,但我们开拍的时候已经秋天了,所以必须找南方的城市,大概福建、广州一带,我们全都去采过景。其实去厦门拍戏的青春片已经非常多了,但最后我们也万不得已选择了厦门,厦门这个城市还是保留了一些属于它自己的气息感,我们这个片子它一定是在生活里的片子,所以所有的场景的选择,包括美术设计,一定是从生活里来。这次电影拍摄我要求一定要实景拍,只有实景才能让没演过戏的演员相信是真的教室,才会有生活的感觉。道具在生活里面它是什么样,就应该是什么样,而不是说它只是一个道具。包括群众演员全部是学校里找来的学生,教室里面的书本摆放,我会让所有找来的学生按上高中的时候,去摆放自己的书桌,所以每个人的状态都是不一样的。所有的细节都是我们需要去做的,青春片里的一个班级,它一定是鲜活的,不是只有主角那几个人,它需要整个气氛都是生动的才行,这些很细节的东西或者是演员之间那些小东西,可能是剧本里没有写到的,但往往就是这种细节,决定这个画面的气氛。

关于音乐的选择

我特别在意音乐,还蛮幸运配乐找到了黎允文老师,在我第一次看《岁月神偷》那个电影的时候,我马上我就搜了他的原声碟,就觉得这个音乐写的很感人。在电影里还用到了3首歌,一首是《Hey Jude》,因为故事上设计了电台的桥段,这里就需要一首歌,但高翔听的音乐应该是稍微独特一点,所以就会偏摇滚,但是这首歌又不能太另类,所以就找到了《Hey Jude》,而且这首歌是有一些青春的正能量的东西,它能够让高潮给燃起来,并且歌曲表达的是和我们的电影气质是暗合的。另外我们还用了《Newboy》跟《Reality》两首歌。音乐是一个非常直观,不需要太多语言沟通的东西,我在拍某场戏之前,基本会给演员找一个音乐,让演员先去感受那个气氛,让他知道这场戏需要什么感觉。当时拍那场雨戏的时候,我就在脑海里突然想起来了这首歌,第二天拍戏的时候,我一直在现场放这个歌,我有好多戏,都是摄影听着音乐,随着那个音乐的感觉去运动的。《Newboy》我觉得是我们的一个情结吧,网剧《匆匆那年》也用过。
拍一部大陆青春片,要点是什么?专访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导演姚婷婷

关于电影的片尾

片尾是比较遗憾的地方,我真的很想在那场高潮戏后停下来,这部分也是我们在做剧本的时候,光线有提出意见,他们觉得更要结合大众,满足观众更看到所有人结局的想法,这个结尾可能是对观众来说是比较好的一种方式,我在影院跑巡回时,观众看到结尾人物出现,很多人的确会对结尾有很大的反应。另外,为什么一定要有林天骄的十年之后呢,我觉得需要给他们两个人的情感一个交待吧,高翔对林天骄来说,他就是永远会飞的少年,像精神的引领一样。后面那些我们自己开始是比较希望以彩蛋的形式的出现,就是在一个小框里面,然后这样的话大家看看就觉得这个片子完了。现在的结尾的确有点儿长,这也是我们的一个问题。

拍一部大陆青春片,要点是什么?专访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导演姚婷婷

新人创作者,如何与出品方合作

我比较感谢光线的一点是,他们还是比较尊重年轻创作者的,没有硬给加一个监制,或者加一个东西来控制你,更多的是支持和鼓励。比如说我们全用新人,拍电影,用新人一定会增加周期。我们整个拍了86天,这是非常长的时间了,包括也有听说有的青春片是电影和网剧套拍,这都是片方做电影不同的态度吧,光线他能这么支持一帮新人,这是一个挺值得肯定的事情。我也是一个特别执拗的人,就是不太会被说服,除非我觉得非常对。我必须尊重客观和事实,如果他们说的这个事的确有道理,我会慢慢转变自己的一些想法,其实我跟片方的关系,就像编剧田博说的,我情商不是特别高吧。我一定会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跟我的坚持,有一些原则是不能动的。

其实这个也不是说要去较劲的过程,而是说去做一个作品,必须得有自己的坚持,虽然我们每天都在选择,但是你能给出的答案毕竟只是一个。所以说你在这个过程当中,真的要自己内心很坚定的知道在做什么,如果你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其他的工作人员怎么办?所以做导演一定要有自己的坚持,包括有些原则,我以后在拍新的戏也会继续坚持下去。比如说演员搭戏这个事情,你来演这个戏,我都希望你是全身心投入在这个戏里,我们要有做电影的态度。既然这个东西是不对的,我们就应该更正它,我特别佩服尔冬升导演,他就发过了一个声音,说以后不会再用轧期的演员,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导演的态度,这样的态度多了起来,这个行业才能被改变,不然的话大家都得接受。